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的博客

灰色

 
 
 

日志

 
 
关于我

曾秀斌,男,1977年12月出生,广东揭东云路军田人,独立撰稿人,自署书斋为“酉庐”、“信磐斋”。著有随笔杂文集《灯前偶寄》,随感楹联集《酉庐联话》,短篇小说故事集《酉庐志怪》,搜集整理出版《虱母仙的传说》,与同门合编《象贤书房著作目录》、《亦无风雨亦无晴》等。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节献礼:《哭泣的母亲河》(曾秀斌原创散文)  

2016-05-08 17:2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哭泣的母亲河

 

水,亘古不变乃生命之源。大地之有生命,是因有河流的滋润养息。大地的河流是生命的源泉。每条河流自山发源,蜿蜒而行,踏上生息哺育生命后代的漫长征程,或奔腾,或徜徉。河流不舍昼夜奔流,生命也生生不息传承着。大地河流是生命的母亲。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们生长在榕江流域的土地上,榕江河的乳汁哺育了我们,她是我们的母亲河。我们生活在榕江中下游、南北两河即将出海前的交汇之处。这里已距离母亲河生命的发祥地很远很远。这里繁华、嘈杂、浑浊。江的源头在山里,在离我们很遥远的西部和北部,那里应该宁静、清新、纯洁,因为那是生命的起源。

母亲河榕江由南、北两河汇合而成。南、北两河分别源自西北部的普宁和丰顺山里,蜿蜒逶迤,曲折迂回,而往东南,环绕揭阳市区,在炮台双溪嘴汇合为一,流经汕头牛田洋出海。曾经的榕江,我们的母亲河是美丽绝伦,风姿绰约,迷人,佳名远播。那曾经沿河风光旖旎,水清河晏,碧波荡漾,游鱼戏水,夹岸绿树葱郁,芳草翠茂,江畔人家炊烟时袅,胜迹多多,资源丰富的榕江河,还有那“双溪明月”、“南浦渔歌”早在明清时代即荣登“揭阳八景”,作为榕江的儿孙,我们的祖先因此自豪,我们也因此自豪。

母亲河的源头,是揭阳人民的生命源头,是揭阳人文的发祥地,那里应该是清静纯洁的!可是,在这繁华热闹吵杂的廛市里,穿过这里的母亲河已风华不再,尽管有一些孝道热心的子孙们在竭尽所能地为其治病、梳妆打扮,却依然无法复其元气,不能令其重展昔日本质天成之美!母亲河受伤了,病了!我依稀听到了榕江河母亲的低低的呜咽,难道母亲河在哭泣?我决定去榕江发源之处,探望这位慈祥伟大的母亲,沿着源头一路追随母亲河而行,作一次探询生命之旅。

我踯躅于普宁西南的峨眉嶂山,信步于此山地西部后溪南水村附近山区,探寻着,徘徊着,终于在禾坑一带山地林区,见到了一帘白练,自山的高处倾泻而下,飞溅着,冲刷着,顺着山凹低谷,蜿蜒而下,一泓清水,四面奔流汇聚而来。这里群山环绕,绵延不绝,树木成林,草茂风清,静谧、清纯、生机勃勃,别有一番灵气。这便是榕江南河的源头,也是榕江的主流。

从源头的山里奔流而出,向东北循山依势而行,经过陆河县石塔村,在硁下往东北折转方向进入揭西上砂、五云,接着转向东流。这里是上游,在这一带,夹岸高树,山青树茂,河水在大山的熏陶下,显得清澈,水质甘醇可口,在这里仿佛看到母亲河慈祥而平静的容颜,不失靓丽的身姿!她用牵挂的眼神关注着这群子孙的成长和生活,甚至还隐约听见母亲河在轻唱低吟,似是哄孩子睡觉,亦似是心情愉快的流露。

河流蜿蜒伸至普宁里湖,渐渐离开山地和盆地,地势渐平,成为棉湖平原,两岸多台地,河道宽,多沙洲。来到这里,似乎看到了母亲河蹙着眉头,紧闭着嘴,神色凝重,心事重重,却又默然不语。也许是这里的人迹多了,工厂多了,吵杂了,污染了,水质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不再那么清澈,也不再流淌得那么轻快了。这位安祥仁厚的伟大母亲神情有点沉闷。也许她正在受到无形的伤害,她身心难受了。

及至到三洲,以东地势低平,河道弯曲而下,两岸多了一些建筑,多了一些人迹,少了一些树木和草地,少了一些清新的空气。在这里,我们显然听到了母亲河夜夜呜咽着、呻吟着、叹息着,看到她微闭双眼,紧蹙眉头,咬定牙关,似乎在忍受着一种巨大的痛苦,看来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啊!也难怪,这里带到处是人,到处在搞建设,到处是工业,这里吵杂、水土植被严重破坏,各种有毒有害的工业和生活废水、废气、废渣排放,社会在建设的同时也在毁坏,在进步的同时也在伤害。为什么人们在建设时就无法先采取一定的防护措施去避免破坏呢?为什么社会不可以选择在没有伤害的状况下进步呢?

南河已然如此,北河如何呢?北河,起源于丰顺县西北部莲花山脉东南坡桐子洋村附近,一路蜿蜒南下经过玉湖、新亨、锡场、磐东,沿途遭际与南河相似直入孪生姐妹。

榕江河,这位古老的慈爱之母,经历了万千个春秋,用其甘醇的乳汁哺育了一代代揭阳子民,见证了一批批优秀子民成才。她欣喜过,兴奋过,激动过。她曾经那么亘古地保持着靓丽青春之美。可如今,这位饱经沧桑、含辛茹苦的伟大母亲,风韵已不再,甚至已经病了,望着她遍身伤痕,满脸凄怆的皱纹,还有那紧缩的眉头,可知她一直以来承受着巨大的伤害和打击,她那紧缩的眉是在强忍着一种痛苦,包括身体上的和心灵上的。

亘古的榕江,从大山走出来,河水一路欢呼雀跃奔向远方的海洋,美丽而丰富内涵的海洋是每条河流所追求的梦想和归宿。一路经历无数的曲折坎坷,一代代滋润着这片热土,孕育着这里的万万子孙,河渐渐受伤了,仿佛看见她的血液都被大量的病菌感染着,侵害着,吞噬着。难怪她显得那么痛苦难忍。她很清楚今日身上所染之病,所忍之苦痛,皆是她的这些不孝子民们所胡作非为所造成的。这些子民为了发展经济,改善生活本来无可厚非,可是偏偏唯利是图以至于不择手段、不顾后果,乱开发、乱排污、乱用有害物品——他们在获取巨额利润的同时,他们的母亲榕江河却在被伤害着,日见严重。可即便如此,这位母亲是何其博爱,何其善良啊!面对这些不肖子孙给她带来的巨大伤害和苦痛,她默默地承受着,一点也不责怪他们,多么包容啊!也许这就是伟大的母爱!尽管她自身已经病得不轻了,可还是一如既往地深爱她的子民,哺育着下一代、下下一代-----直到有那么一天她真的实在虚弱到枯竭了,“春蚕到死丝方尽”。

母亲河那哀怨的呻吟,那沉闷撕心裂肺的哭泣,多么令人揪心啊!听着如同千针刺心,持久的隐隐刺痛着;看着她那满目疮痍,累累伤痕,胸口在滴血,难受在深化。可是,作为您弱小的子孙,面对这些伤害,我能为您做什么呢?那些为了一己私利,为了所谓的发展生产、创造财富、构筑美丽世界的不孝子民们,难道你们的良心都被利益曛坏了?难道你们的眼睛都黑了?难道你们的理性都麻木了?眼前这位伤痕累累不堪其害的母亲,可是无私地哺育你们,滋润你们成长的人啊!更重要的是你们的子子孙孙也还都要依靠这位伟大的母亲的哺育滋养啊!可是你们这样伤害她,她的身体里已经被感染了很多细菌病毒,她的乳汁哺育你们的子孙后代,难道你们不怕子孙后代也受间接毒害吗?你们怎能无动于衷呢?你们在收获利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这位母亲彻底跨了,那么你们的子孙呢?该怎么办?将何以生存活命?

榕江的子孙们,母亲河不会责怪你们,更不会大骂你们,只是默默地哭泣,静静地承受,硬硬地忍住。但愿有一天,你们能够体谅她的痛楚,不再伤害她,用爱去回报哺育之恩,为其疗伤,重塑榕江河往昔的亮丽、健康!

 

2016428曾秀斌草于酉庐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