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的博客

灰色

 
 
 

日志

 
 
关于我

曾秀斌,男,1977年12月出生,广东揭东云路军田人,独立撰稿人,自署书斋为“酉庐”、“信磐斋”。著有随笔杂文集《灯前偶寄》,随感楹联集《酉庐联话》,短篇小说故事集《酉庐志怪》,搜集整理出版《虱母仙的传说》,与同门合编《象贤书房著作目录》、《亦无风雨亦无晴》等。

网易考拉推荐

善恶之报 如影随形  

2012-11-08 15:5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恶之报  如影随形

曾秀斌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其理传承千古,实诚可信。北宋大儒沈梦溪(沈括)先生《梦溪笔谈》卷九之“人事一”,载有一篇谈论王延政妻子连氏与胡则妻子施行同样仁德——从各自丈夫手里救一个人免死,而得到的报应却截然相反的短文。通读其文,觉得沈先生似乎认为王妻连氏与胡妻此举皆为善举,但连氏得善报胡妻则遭恶报,对此颇感不可理解。余却认为连氏与胡妻所为只是表象相类,本质截然,故其报应不同,仍未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之理。其原文如下:

 

王延政据建州,令大将军章某守建州城,尝遣部将刺事于军前,后期当斩,惜其材,未有以处,归语其妻,其妻连氏有贤智,私使人谓部将曰:“汝法当死,急逃乃免。”与之银数十两,曰:“径行,无顾家也。”部将得以潜去,投江南李主,以隶查文徽麾下。文徽攻延政,部将适主是役,城将陷,先喻城中:“能全连氏一门者有重赏。”连氏使人谓之曰:“建民无罪,将军幸赦之,妾夫妇罪当死,不敢图生。若将军不释建民,妾愿先百姓死,誓不独生也。”词气感慨,发于至诚,不得已为之戢兵而入,一城获全。至今连氏为建安大族,官至卿相者相踵,皆连氏之后也。又李景使大将胡则守江州,江南国下,曹翰以兵围之三年,城坚不可破。一日,则怒一飨人(鱼会)鱼不精,欲杀之,其妻遽止之曰:“士卒守城累年矣,暴骨满地,奈何以一食杀士卒邪。”则乃舍之。此卒夜缒城,走投曹翰,具言城中虚实。先是城西南依崄素不设守,卒乃引王师自西南攻之,是夜城陷,胡则一门无遗类。二人者,其为德一也,何其报效之不同邪?

 

对沈梦溪先生文中提到的两人“其为德一也,何其报效之不同邪?”,余颇有不同之看法,觉得此二人施“仁德”的做法仅表面是一样,即同样帮助免丈夫手下一人之死,但实质上完全不一样。理由有五,略述于下:

其一,观两妇人一为贤智者,一为凡俗者。王延政是被动杀人。他本身自己并没有要杀部将之心,而是部将自己迟慢而延误军情,触犯军纪,按律当斩,但王延政爱惜其才华不忍心斩杀之,其妻子连氏贤惠,能理解其内心想法并背着他想出一个万全之法——既“救走”部将又不影响丈夫王延政严格公正治军,此一做法既体贴丈夫又保全一条珍贵生命,非常得体,足见其贤惠。胡则是主动杀人。其仅仅是因为厨师煮鱼煮不好吃一怒便想要杀之,足见其对待下属凶残暴戾草菅人命之恶相毕现,也可影射出其妻子一而贯之,对其暴戾恶行从未或极少加以劝诫,而是任其胡为;再者,在这种兵临城下的严峻背景下,胡妻也过惯随夫在府内吃山珍海味,而不思助夫谋救护城池之良策,实亦非贤惠之人,只不过一陋俗之辈。胡妻所以救人,只不过一时起恻隐之心随口相劝而已,属偶而为之,决非其固有善举。

其二,观两名被“杀”的对象获祸因素不同,一为大罪,一为小过。王延政部将所犯是军纪中的大罪、死罪,而王爱其才不忍杀,颇有好生之德,符合天理,故妻子连氏暗中为其想出两全之策,既救人又不影响治军之法,实为大德;胡则厨师所犯的仅仅是鱼煮得不够好吃,是小过失而已,甚至也不算什么过失,但胡则竟然视人命如草芥,仅仅“一怒”便要将其杀死,足见其平时是何等草菅人命,可想而知胡妻平时对丈夫草菅人命随便杀人已是司空见惯,也没加劝阻,而这一次只不过是一时比及士卒守城死伤颇重,自家却仅因为鱼煮得不甜美就要杀人,未免有点过分,才随口相劝阻,不见得有什么大的公德。

其三,观两名“施德”者主观动机亦不同,一为真正为全大义而主动花心思救人;一为被动式随意而为。王延政妻连氏是见王延政爱才且珍惜部将生命,其妻理解其进退两难之艰,主动为其想出个两全其美之法,并私自妥善处理此事,难能可贵。再后来,在受其原部将攻城将陷之时,连氏更是以其至诚之情,冒死保全城百姓免遭屠戮,实乃无上大德。胡则妻子的救人显得被动,属于那种长期干缺德事习惯了的人偶尔做一件善事,顶多只能算一时良心发现罢了,首先,当全城士卒在阵前拼死保护城池,暴骨满地,他夫妇作为守城最高长官及家属,不但没有到一线身先士卒守城,而且也没有任何体恤士卒之举,反倒在家里过锦衣玉食的奢靡生活,这是不仁,故不会得到下属拥戴的。再者,胡则其人位高权重却随便杀人,其妻司空见惯,实有失妇道,非真正善良贤惠的女人,故难得善报亦属正常。

其四,观两人所施仁德的对象人品也不同,一为忠义仁德者,一为负义之小人。王延政的部将本身就是有才能的人才,能够深得王延政这样有仁德的首领赏识重用的,必定也是忠义仁德之人,忠义之人处世之道是受人滴水之恩必报以涌泉。胡则的厨师则是个地道的负义小人,小人则常以怨报德,故在其获得免死后非但没对胡则妻子及胡则怀感不杀之恩,反而夜逃叛主,更甚者是为了出这口险些被杀之恶气,竟出卖了全江州城的士卒百姓。爱惜好人的生命,成全忠义仁德的是美行,是积德,必能获得好报;姑息小人无异于放虎归山,本身就是一种恶行,行恶遭恶报亦符天理。比如一个人天性善良有博爱济世之心,每天都在做帮助别人、扶危济困的好事,年长日久,做了很多善事好事,得到老百姓的完全认可和爱戴,可是某一天他一时疏忽做了一件错事,但他马上知道自己的错,也有悔改之心,如果就此否决掉这个人所有的善举,是极不正确的。再如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经常欺压弱小,欺行霸市,残害百姓,杀人越货,侠士或政府官员见到这样的人若不杀掉,其人必然继续害人,那么侠士或官府这样做无疑是在助纣为虐,放虎归山,贻害无穷,与其造恶同等。

其五,观其二人行为所获果报完全符合天理,一为行善得善报,一为行恶遭恶报。王延政夫妇所为属于发自肺腑,一心向善,于部将有好生之德,更为可嘉者是其关键时刻冒死保全一城百姓,功德无量。不刻意而为,顺其自然,随缘善举救人于危难困厄,是真行善,积累了厚实的阴德,终得福报。胡则夫妇面对兵临城下,城池岌岌可危的形势,作为守城长官,非但不身先士卒保卫城池,而且自己在府上享受安逸生活,终日锦衣玉食,却让士卒在前卖命守城,如此已是大恶;更为甚者是其视生命如草芥,动辄草菅人命,本已如此可恶,偏偏其妻子一时良心发现,相劝胡则姑息了一个真小人,又是恶事一件,如此所积的恶果更深,自古多行不义必自毙,足见其后来的结果必无好报已是使然。

至此,一切悉然。沈梦溪先生之“二人者,其为德一也,何其报效之不同邪?”谬极,此二人其实“德未一也”,故“报效之不同”乃情理之中。

由是观之,人生行为,善恶之果报未曾不爽,诚如《太上感应篇》所言“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2012年4月26日于酉庐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